上海汇龙园网站欢迎您!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不买一样免费送回家!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1293
天逸静园玫瑰园公墓
天逸静园玫瑰园公墓

天逸静园玫瑰园公墓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天逸静园玫瑰园公墓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文化创新与文化传承

来源:2022-01-28 09:12:00

    自1980年后,经过了特殊年代,人们压抑在心底的信仰重新得到释放,加上“道公”这类人的出现,带来了道教的相应神话人物,道术及其祭祀相关的一些东西,例如:、玉皇大帝、土地公、风水、张天师、门神等等一系列道教中的神仙人物,此时黎族人的信仰由原先的只有鬼世界转化过渡到鬼神世界,以前的祖先鬼是黎族人最畏忌的凶鬼,如今,当一些有名望的家族祖先去世后,相应的这个祖先就成为了在黎族人心中祈福,求庇佑的神,这一转化过程必然有道教的深入影响作用。

              汇龙园,上海公墓,

           59.jpg

    文化之间的传播过程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而且某一文化的发展过程也从来不是孤立进行的。黎族文化的发展亦是如此,黎族人总能在自己的社会进程中发展和变化自己的文化结构,以此来适应和满足自身的文化需要并自主的调适从而跟上社会发展的新步伐。这种文化的濡化过程是逐渐发生的、缓慢进行的,我们需从长远的、宏观的、整体的眼光来看待这种文化变迁过程,找出这种文化变化的发展规律和未来发展的趋势,更深层次上加强我国多民族大融合的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反观近几年海南省关于丧葬改革的一些现状和面临的问题归纳整合如下几则:

    例子1:海南丧葬习俗根深蒂固殡葬业改革滞后全省只有海口三亚市为火葬区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界永恒的规律。多少年来,在海南这片土地上,“活着可以不吃,死了必定厚葬”的民风也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根据民政厅和相关部门的调查资料显示,海南省目前的殡葬业改革在全国还是属于滞后位置,原因除了我省建省较晚、殡葬业改革起步较晚之外,受传统丧葬习俗的影响,群众的丧葬观念转变难也是重要构成因素。

    据介绍,建省以来,海南省殡葬管理机构和服务设施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是海口、三亚、万宁、文昌、檐州、五指山、定安、白沙等市县民政部门成立了殡葬管理所,专门管理本地区的殡葬事务;二是海口、三亚市人大立法将海口、三亚市区为火葬区,建立了海口市、三亚逸仙园殡仪馆等殡葬服务机构,对海口、三亚市城区非农业人口实施火葬;三是全省兴建公益性公墓37座、经营性公墓9座,可提供墓穴格位370000个,目前已入园安葬的墓穴格位共有10500个。

    根据省民政厅2010年殡葬管理情况调研资料显示,海南省“三沿五区”(即沿高速公路和国省道、县乡公路,沿铁路线,沿河道,水源保护区,文物保护区,风景名胜区,集中住宅区,自然保护区)可视范围内,随处可见新旧坟墓,有的地方由于年代久远,坟墓层层叠叠、星落棋布。如万宁东山岭风景区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坟墓2万多座,被媒体戏称为“灰色风景线”;东方四更镇居民的房前、后共有8000多座坟墓,是典型的“人鬼杂居”之地。据2011年5月各市县自查统计,全省“三沿五区”可视范围内的坟墓共有538833座(穴)、占地约16000亩,坟墓大多用砖石、水泥硬化,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性极大。

    目前该省多数市县,殡葬仍是群众的自发行为,殡葬管理、殡葬服务还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东方、万宁市殡葬改革试点工作的顺利开展,殡葬改革工作开始摆上政府的议事口程。

    例子2:传统丧葬习俗延续丧葬习俗差异巨大文明丧葬普及艰难

    2011年12月29口下午,乐东县九所镇九所村65岁的李阿婆,经过两年与病魔做斗争后,终于散手人寰。这一刻,让闻讯赶到的四个孩子悲伤不已。得悉这一消息的时候,正在拿起饭碗要吃饭村里的老木匠老许,立即放下手里的饭碗,赶到李阿婆家里。“人死不过三”,在当地,人死后不能再家里停留超过三天,安葬当然是越快越好。多少年以来,每次听到这种事,老许都毫不犹豫地上门做棺材,不用死者家人去请,“多此一举”。当然,老许的任务是要把棺材尽快做好。棺材的材料家属早已准备好,经过一个晚上的忙碌,一口亮堂堂的棺材摆放在李阿婆家的客厅里。正在老许打造棺材的同时,村里的一些老人也不轻松,他们有的写挽联,有的看墓地,有的为阿婆“整容”。第二天一大早,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在穿孝戴麻子女们的哭声及pJ}:呐声中,李阿婆的尸体被放进棺材。然后挂上一块红布,在鞭炮声中由8个汉子抬着送往墓地。墓地此前早就定好。李阿婆过世的当天晚上,村里有几个热心人就把墓坑挖好,早上建墓的砖头及水泥就送了过来。棺材一到,就立即入墓。忙碌了将近4个小时之后,李阿婆才“入土为安”。

    可是,这才是李阿婆的葬礼刚刚开始,在此后的“七七四十九天里”,每“七”(就是李阿婆过世的那天是周几,那么下个周几要搞一次祭拜活动)都要搞祭拜,其中一、三、五、七最隆重。七七(七个星期以后)过后,为李阿婆的祭拜才结束。整个“白事”操作下来也要花上近三万元。而这个花费只是属于普通的,如果家庭条件较好的,花费有的可达10万元。而不仅仅在乐东九所,其实,在海南的很多地方,虽然社会发展了,虽然这些年来政府提倡文明,可是因为受到传统的影响,火葬等文明安葬方式在当地群众中一直得不到很好的施行。

    群众的丧葬观念转变难也是主要的原因。据了解,在该省,不同的地区、民族丧葬习俗各不相同。以万宁、檐州、东方、昌江等地为代表,丧葬仪式最为隆重复杂,大致有停尸守灵、报丧调孝、超度招魂(群众称为做“七”)、哭丧送葬、修坟立碑等主要环节,仪式时间少则三、五天,多的十多天,整个仪式(不含修坟立碑)费用约1. 5至3万兀。

    而以文昌、琼海、定安为代表的部分地区,人们认为死人不吉,丧葬仪式较为简单,一般1天内(最迟不超过2天)下葬,费用较少,但部分群众下葬后的修坟立碑却造价高昂。五指山、琼中等地的部分黎族、苗族群众,采取上山深埋、不留坟头、不留标记的方式安葬亲人;但也有一部分黎族、苗族群众采用汉族群众的丧葬方式。信仰穆斯林的少数民族群众,一般坟墓低平、整齐、墓碑和占地面积较小,丧葬仪式较为节简。

    从了解的情况看,海南省殡葬管理工作滞后的主要原因有:第一,受传统丧葬习俗的影响,群众的丧葬观念转变难。受几千年丧葬习俗的深刻影响,部分群众把大办丧事等同于尽孝,认为丧事越隆重,对先人越孝顺;部分群众把家族兴旺发达的希望寄托在所谓的“风水”上,从思想上抵触以文明殡葬为主要内容的殡葬改革,尤其是火葬推进难度更大。如檐州市,办丧事要请邻里乡亲、亲朋好友大吃大喝3天,请地方剧团连续演出3天,还要请法师做“七”,有的要做完“头七”、“二七”、“三七”,才能将尸体下葬。

    长期以来,政府也没有指定相应的埋葬地点、制定土葬标准,群众只能按传统进行丧葬。同时,殡葬改革又是一场改变千年习俗的重大变革,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投入大、风险高,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多年来,一些地方因害怕殡葬改革引发群众不满,对殡葬管理工作消极对待,致使殡葬改革推进难。

    据了解,昌江黎族自治县在推进殡葬改革过程中,按照“先沿海后山区,先城区后农村、先试点后全面铺开”的方法,力争用三年时间建成若干个县级公益性生态公墓、农村公益性生态公墓及农村集中安葬点,对海钢猴子岭墓地和山区乡镇原有公共生态墓地开展集中安葬及生态化、规范化整治,争取到2015年全县人口数达到1万人以上的乡镇和有条件的村委会都建有公益性生态公墓。同时通过对“乱埋乱葬”的治理,使全县基本实现由无序安葬向有序安葬、由“乱埋乱葬”向集中安葬、由传统葬法向生态葬法的转变,大力推进殡葬改革。对殡葬改革,昌江还出台惠民殡葬补贴政策,补贴对象主要是户籍在本县,死亡后自愿实行火葬的人员;户籍在本县的城乡低保、五保对象死亡后实行自愿进入公益性公墓安葬的人员。从此处充分看到政府在对待这个改革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是实际情况还是需要调查清楚的,殡葬习俗直接代表了人们的信仰习俗的体现,刻意去改变破坏原来的信仰是起不到好的管理效果的,不同习俗不同对待,当然如果有人自愿配合政府的改革工作一定要大力宣传和力求奖励等以来在一个长期的过程中慢慢同化部分信仰。

    关于传统节口,黎族人早就已经有一定的历法知识,12天一周,30天一月,12月一年,此历法受外族的影响较大,黎族的节口不多,传统节口中最重要的就是“三月三节”,其他节口多是汉族流传影响的,比如清明节,中秋节等。传统的三月三是农历三月初三时间,过去该节口是黎族最大最隆重的节口,是黎族人祭祖、祈福、定情、聚会的重大口子。如今,三月三只是一次娱乐活动,每年的三月三由地方政府主持,聚集当地各村的黎族人,象征性的举办一些体育娱乐活动的盛会,促进各村人之间的感情,努力维持一个属于黎族传统节口的表征,却慢慢的遗失了原先最初该节口的自发性效果,政府的干预也许是保留了一个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却失去了原先的原始味道,新文化介入是否影响传统文化的传承,这点应该是值的深入思考的。

    汉族的清明节影响带入到黎族人生产生活中,甚至直接影响到了黎族传统的节口三月三的重要性,过去三月三是传统的祭祖节口,如今黎族人都选择了跟汉族一样在清明节时分祭祖扫墓,这样的文化濡化是必经过程的,彼此2个民族之间,2个节口之间,都存在着共通点,而且时间相差很近,就好比汉族的清明节本身也是与寒食节合并到一口,二节口功能性相结合,重新组成了清明节这一国家传统节口。与此类似,黎族人也接受了汉族人的清明节这一国家传统节口,融入到国家这个大家庭中,把自身的文化与汉族的传统文化相结合从而产生了新文化的出现,即汉黎节口变迁,保留自身的传统节口三月三,接受汉族传统节口清明节,故而有的黎族人选择在三月三祭祖,有的则选择在清明节祭祖,笔者前去调查的祀方言的黎族村落,目前,家家户户都是在清明节前后祭祖,上坟扫墓,填新土,翻新坟,压纸钱等。

    对于文化传承这方面,笔者在该村参加了当地的三月三的黎族节口聚会,在此不作具体描述,只是简单说下个人感受,传统的黎族三月三节口,现有乡政府牵头组织开展,活动为期一天,开展的活动就是普通的文娱活动,白天有篮球比赛,抓猪比赛,晚上就是各村的文艺表演,各村各自派相关人员前往乡政府参加活动,有那么一点强制性的手段在内,完全不同过去所谓的自发性的集体性的传统节口,节口文化中的观念因素一旦发生变异,节口的文化意义就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再看汉族清明节,也是传统国家节口,却依然是群众自发性极高的祭祖活动,没有国家及其地方性强制性组织的成分在内,然而黎族人接受了汉族清明节的习俗流入,也变成了他们自发性的节口以庆祝。却把自身的传统节口原先具有内涵性的东西遗失,带来的只是象征性的文娱活动,人们对这个节口重视程度口益减弱,这样的文化濡化和文化传承是存在矛盾的,这样的过程是摒弃传统文化,接受新文化,以达成文化融合,文化大一统,但是固有的原始的自身文化传承如何发展和保存很是值的当下学者们思考。